logo

咨詢電話:4000672572

醫盾公眾號:huanzhe999

評估案例

患者術后左喉返神經損傷,醫院應該承擔責任嗎?

閱讀:566次

事件經過


原告2009年1月24日因“心律不齊2周”至被告處就診,初步診斷“Ⅲ型夾層動脈瘤”,入院后于2月9日行“直視支架象鼻植入+左鎖骨下動脈轉流手術”,病情好轉后2009年2月17日出院。2009年4月4日,原告在某市就診,診斷為左側聲帶麻痹。2009年4月24日原告就診于某市甲醫院,診斷為左聲帶麻痹,外傷性肉芽腫(左)。2009年7月15日就診于某市乙醫院,診斷為左側聲帶麻痹。2009年7月18日在某市就診,診斷為左側聲帶麻痹。2013年1月23日就診于丙醫院,診斷為左側聲帶麻痹,器質性失音。原告認為被告對其診療過程中存在醫療過錯行為,故以醫療損害責任糾紛為由將被告訴至我院。


患方觀點


原告因患“主動脈夾層”2009年1月24日至2009年2月17日在被告處住院接受手術治療。手術后原告立即出現了說話聲音嚴重嘶啞、失音、咳嗽等癥狀,后雖經各種治療仍無效果,最終被診斷為左喉返神經損傷,成為殘疾人。術者甲和第一助手乙2009年2月9日對原告實施手術時并沒有按照我國執業醫師法的規定,在被告注冊登記!屬于違法行醫。原告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判令被告賠償1、殘疾賠償金22325.25元(按照25%參與度計算);2、誤工費59623.20元(沒有考慮參與度);3、住院費用80724.24元(社保未支付部分,沒有考慮參與度)。


院方觀點


同意原告全部訴訟請求,原告曾以醫療損害責任糾紛為由起訴過被告,該案件中已經委托法大就診療行為是否存在過被告辯稱,不錯,損害結果與診療行為是否存在因果關系進行過鑒定,結論是原告屬于正常并發癥,被告沒有過錯。后原告撤訴??紤]到和諧醫患關系,在本案中被告同意鑒定。根據中天的鑒定結論,并沒有百分百認定被告診療行為確實存在過錯,根據歷次開庭舉證質證,原告尚未完成自己的舉證責任,沒有充分證據證明喉返神經損傷的癥狀是在住院期間出現。原告喉返神經損傷的癥狀是正常并發癥,被告不存在過錯。


專家評析


被告在對原告的診治過程中,診斷、手術指征明確、術前已履行告知義務、手術操作和術后用藥未見不當之處,其醫療行為不存在過錯,左側吼返神經損傷導致左側聲帶麻痹的發生為該手術難以完全避免的并發癥。該鑒定意見書中對于原告不良后果進行了分析:“聲帶麻痹”是聲帶外展、內收或肌張力松弛障礙引起的發音嘶啞無力和咳嗽等臨床表現,多由吼返神經損害所導致。左側吼返神經起始于主動脈弓前,由迷走神經分出,繞主動脈弓下方,沿氣管、食管間溝上行。由于該神經起始于主動脈前方,與主動脈弓下方貼合相鄰緊密,因此,在行有關主動脈弓部的操作和手術,如術中牽拉、分離主動脈弓等,均可能損傷到該神經。本例為主動脈弓中部夾層動脈瘤,行支架植入術及左鎖骨下主動脈轉流術時,需在主動脈弓部實施游離、切開、植入、縫合等操作,即便臨床已履行高度注意義務,但在深低溫體外循環手術條件下,亦不能完全杜絕上述副損傷,為手術難以完全避免的并發癥。另據病史記載,在行“直視支架象鼻植入+左鎖骨下動脈轉流術”術前,院方已向家屬告知了術后可能發生的意外情況及并發癥,明確了可能出現“血管周圍臟器及神經損傷等”術后并發癥,并獲得家屬簽字認可。綜上所述,原告所行“直視支架象鼻植入+左鎖骨下動脈轉流術”已明顯改善主動脈夾層的病理狀態,手術已成功挽救患者生命,臨床診斷、術中操作及術后處置未見明顯不當之處。左側喉返神經與主動脈弓的解剖位置關系緊密,術中尚難以完全避免損傷該神經,該神經損傷為難以完全避免的手術并發癥。

本文章僅用于學習、交流與研究,部分觀點如與其他作者表述相同,歡迎來電垂詢。

免费黄色片,日本三级在线播放线观看,噜噜色韩国三级,一级a爱片免费观看观看